咸鱼一条 - 遗渲

今天我咸鱼了吗?

【奚溯夙专场】山海经paro第一弹

@万俟凇妍

我搞出来了哈哈哈!!!

接下来会有:

莫挨老子爆粗口獬豸

隐形二货傻憨憨(?)破军  

软萌好欺小沙雕青耕        


奚溯夙

[基本资料]

性别:男  

身高:193cm

原阵营:妖(存疑)

现阵营:御灵司

种族:三足金乌(暂定)

资料:难以辨别他的种族,一种不知名的大型鸟类, 据他展现出的能力、羽色及生活习惯,初步判定为世间几乎绝迹的三足金乌,但他的羽色却是漆黑的...也许是异变个体。

备注:极度危险...他来自深渊,来到深渊的生灵没有一个能活着出来...但他可以。不要接近他!他有旧疾,对,心脏处,他说的。是被箭贯穿的,他不想说为什么。

(两个条件须同时达到)



(一)

[信赖50%好感>40%]  

        你不用担心我会背叛你,至少我是忠城的...但是,你能保证不背叛我吗?你能做到吗?肯定的回答啊,真是的,我太容易相信别人了,这种轻易就能获得的信任是毒药,会死人的...我现在还不能完全相信你一半,只对你展示一半。我原来并不是现在这样,太天真了,也太傻了,居然愿意为人类奉献一切,还把“太阳守则”作为自己的义务并乐于实施它。人类...因为一件错事,杀死了我们,只留一个作为利用的资本...我不恨他们,作为生物的本性,这是正常的事。



(二)

[信赖80%好感70%]  

        看来我可以放下一些戒备了,你用行动证明了你所说的,正好我也不愿意装下去了。我并不过厌人类,相反,我其实是喜欢他们的——作为神明。你也许已经猜到我是谁了,但还是重新做一个自我介绍好——帝重九,第九个太阳,曾坠落[深渊]。我杀死了自己,学着凤凰浴火重生。我成功的逃出了,但因此留下了旧疾...现在已没多大影响了,不用担心。即使人类给我的回报如此,但我还是不愿去伤害人类。不过,以前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开始新的生活才是重点,你说对吗? (笑



(三)

[信赖100%,好妇感85%] 

        我曾做错一件事,我杀掉了一城的人,愤恕、厌恶、憎恨等阴暗的情绪控制了我...不该这么做——《太阳守则》 说应该对人民保持善意——但我做不到,你明白被保护的人所背叛的感受吗?我只是,想再看看他们...我用来自深渊的火烧死了他们,玄色的火焰不会给人带来痛觉,他们任由肌肤发焦枯,却无能为力...这一切都是我的罪过。我已经没资格回到天庭了,过往就如一场梦般繁华,醒来便什么也没有了...劝你一句,不要太过于善良,善良会杀了你,我用了数千年才明白这个道理。我不希望, 看到你死去,少主。我会忠诚于你, 我会保护你,直到...永远的尽头。



[信赖100%,好感100%] (秘)

        ...

        人类是一种令我着迷的生物,他们拥有着矛盾而又高尚的精神,也有混沌不清的灵魂。他们追求利益,但又讲究谦让;他们有脆弱的躯体,但意志又坚硬无比——我始终弄不清他们下一秒会做出什么。但只有一个人,只有他,他是最令我痴迷的——司御昕,御灵司的少主。作为人类,他脆弱得如一截枯枝,我甚至能轻易地掐住他白皙的脖颈,扼杀他的生命;但他的灵魂又如火焰般耀眼,保护是他生存在世上的唯一意义,为了保护而斩杀“罪人”,站在最前方——他明明如此弱小。我想把他禁锢到我的羽翼之下,使他不会受到伤害;但他又属于自由,不屈居于一方小小天地,总有一天他会得到他的世界

        司御昕。

        “昕”是日出的意思,他将引领我前行。         他终究会属于我。


【人物语音】

获取:奚溯夙, 正式加入御灵司。请不要背叛我。


登录(早):早, 今天的阳光不错。

(晚):你今天似乎很忙,早些休息吧,我陪你入睡。


闲置:睡着了?是因为太过劳累吧,。那,祝你好梦。


信赖触摸(好感):

<50%(1)嗯 ?

<70%(2)想干什么呢。你害羞了?

100%(3)你是想....要一个吻吗?


主页面(信赖):

(1)羽毛....很暖和的,如果你冷了扑到我怀里,我是不会介意的。

(2)你不害怕我吗?我可是从深渊出来的哦...真是大胆呢。

(3)我喜欢人类,也喜欢你。我把你当作你来喜欢,并不是因为你是人类。

50%(4)说好了,我们绝对、绝对不能背叛对方。

80%(5)如果我要做什么错得离谱的事,拜托你,一定要阻止我。

90%(6)太过于善良是坏事,它会杀了你,我不想你和我一样。

100%(7)我喜欢你——你认为这是不是说笑?


入队:如果这次战争的胜利是你所希望的,那我们必将胜利。


战斗选中:...你在看我?是心悦于我吗?


普攻:请安分点。


技二:我总是对美人手下留情,当然,仅限留个全尸。


技三:我会剥夺你的光明,坠入深渊吧。


被动:你们感受到了吗,这深深的恨意。


胜:你的笑容是对我最好的嘉奖。


败:可恶,失算了..果然是实力不如以前了么......


重伤:心脏..好痛.....你们会付出代价的!


升级:你会倾心于我吗?


失望:我生气了!不过,因为你很美,所以我原谅你了。


晋升:这样会不会,离天庭更近呢......






@叶重-兰斯 画给你的稿。

至今才觉得有能力去画,
以前的太丑了😅😅😅
有点粗糙,希望不要介意

有时间会重画

目前最好的画......(发出了爆肝的声音)

P1殇
P2蒋无远(未完成)

德尔塔

我最近好喜欢画这个(被我虐到不行的)崽。

右眼被挖出。

P6是黑化线(我多画了眼罩,我的锅......)

家崽

P1、2尹殁昕(父)

P3、4殇(子?)【←最喜欢的崽之一】

P5伊斯梅尔-维亚列(儿媳妇??)

补充说明 :“维亚列”是紫罗兰英文音译。紫罗兰的花语:永恒的美与爱。(蓝色)警戒,忠诚,我将永远忠诚。

脑洞大开的产物

异能paro

Human-like Ordnance production institute

类人兵器生产研究所

由人类为兵器,代号为    以太,飞廉,天眼,共工。

为了防止他们叛变而又研制出“反兵器者”人造人,已完全制成对应共工的反兵器者【祝融】,必要时可以杀掉共工。

兵器们的监视兼带领人是Whetstone(惠茨顿)砥石

为了使兵器更强,惠茨顿把所有人分出一个没有感情的兵器人格(以太与天眼没有)

以太是中正家族安插进去的卧底,是国正捡到的。天眼是飞廉的倒影,无法分裂兵器人格。

以太,本名蒋无远,异能【不存于世上】,无视一切世界的规则。发动异能时,整个人会变虚化,可以给别人造成影响,反之无效。只有他的老师——国正碰得到他。异能失控的时留在世上的痕迹会逐渐消失。(原设:使他人逐渐忘记自己的存在。)

飞廉,本名林乾风,异能【气】,总之可以无限制操控气体,可以使各类气体分开。

天眼,本名林慕巽,异能【天眼】,可以复制别人的能力,观察发功次数越多,能力掌握越完全,有关于精神方面的能力。不能复制关于气体或风的异能。是不完全的天眼。

复制:右眼眼白反色,瞳孔变长呈灿金色。

精神探测与分析:左眼瞳孔变为莹蓝色的两个交汇旋转的正方形

共工,本名湘行护道,兵器人格取名为湘行北州。异能【水】,方式同飞廉一样,但可以通过自己触碰的水进行空间移动,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操纵人体。(人体有70%是水)



格式:【排名/名字简写&排名/名字简写】

【二/风&三/林】

(三)

是风的倒影却称风为“哥哥”

一开始只能在风经过时在映出他的影子的物品上通过倒映面来看到周围的事物,后来可以短时间脱离镜面,被风隐藏很好,常说“我何时能像你一样存在于此?”最后在风自杀后的从镜子里出来,很爱风却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去爱,在风失忆后依旧追随(爱)着他。

有些莽撞,为了风能不择手段。平时镇定,似乎只有关于风的事才能让他情绪失控。

依赖、信任、爱风,认为是惠茨顿他们把风逼得自杀。

已叛逃。

(二)

主人格:内心善良却懦弱,在被迫加入HOPI后逃避自己成为兵器这一事实选择沉睡,让兵器人格掌控身体。没有兵器人格掌控身体时的记忆。在被要求手刃好友后崩溃,开枪自杀后失忆。国正安排他转学。期间林有找他相认却因方式不当导致他惧怕自己。

兵器人格:本应是没有感情的、只会简洁快速地摧毁事物的存在,却对林极为关心,小心翼翼地保护林,在主人格崩溃后沉睡或封闭。

自杀后异能受损。

评价:真正爱林的不是他现在追随的人,林再也得不到风的爱了。

林:今天哥哥依旧不爱我。

重点是主人格没有兵器人格的记忆!

主人格完全不知道自己与他弟相亲相爱,他现在只觉得:卧槽我弟要杀了我!!

他弟:哥你说抛弃我就抛弃我QAQ

他弟不懂表达爱,方式过激了点,于是造成了误会,还是很难解开的

【一/远→(单向线)国正】

因为异能原因一直被人忽视而感到孤独,用开朗的样子来掩饰,嘴上说着讨厌国正,但实际很爱他。

害怕某天世上所有人都看不到他,忘记他。或者有人因为他的异能而用异常的方式对待他。

自认为【反兵器者是国正】。

(想让国正杀死自己)

-未完待续-

不期而至(1)

剩下的不知道如何接QAQ


幼儿园文笔注意!!!


严重OOC注意!!!


@扫尽残星月朦胧 非常抱歉私自打了军审标签!!(土下座)



你决定了?


嗯,是的。


可是你会失去你的记忆。


只要能够保护他,我愿意付出一切。


希望,那时的我还记得......


“你好。”“你应该也知道我找你的原因了吧?我这次来是要告诉你,你所不知道真相。”诺大的天守阁只有陆霆和一个全身都笼罩在黑暗里的神秘人。“陆战骗了你。”陆霆的身体瞬间僵直。“他没有不要你,他只是想你,彻底忘记他。可现在看来,效果不算太好。” “他...怎么样了?” “你真想知道吗?”陆霆思索片刻,道 : “是的。” “唉,好吧,可别哭出来。”


“陆战因为自己不能保护你,太过于弱小,选择了重铸,重铸的后果会怎样,你应该清楚。总之,他失忆了,他不记得你了。”


“我能见他吗?”


神秘人沉默了,吐出几个字“能,他会过来的。”


监察官一如既往的在空闲时漫无目地散步,手指摩挲着配刀的刀柄,神色迷茫,像在思考。他拥有了似乎是自己以前无法拟比的力量,却不知用它来做些什么,空有一身灵力。也许它是用来守护某个人的,可那个人是谁,他不知道。


他隐隐约约的想起,那个人好像死在了他面前。


“哟,那么闲吗?”他猛然回头,刀已出鞘三寸,当他看清楚隐匿在屋檐下的阴影的“人”,松开手任由刀落回鞘内,“是中正剑啊。”“你为什么不叫我的名字?”监察官无奈的耸耸肩,“抱歉,关于你的记忆不多,我无法…说出这么亲密的称呼。”“随便你吧,反正中正剑只剩下我一个了。”看不见面容的人叹息一声,又道,时政有一个种花审神者要见陆战,务必过去一趟,那个审神者名为陆霆。“陆霆…和我同姓,真巧。”“……希望仅是如此。”


陆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陆战想。他好像是我的一个很重要的人,但是,关于他的记忆我完全没有。我和他之间发生了什么?我和他关系是什么?我一无所知。有一个想法突然陆战脑海里冒出来:陆霆死了吗?


突然想起以前的一个儿子

当时极度沉迷于刀剑乱舞

最后一P是原图(真丑)

我的人设

嗯,正式的,不会更改

陆战正式人设

一头乱毛(伪-嫌弃)

并不会好好梳头呢